广东省古籍保护中心耗时四年搭起全省古籍修复网络

发布时间:2018-07-27

说起古籍修复,在广州,不少人会想到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特藏部古籍修复室。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下称“中图”)不仅古籍多,古籍修复技术牛,他们还花费四年时间搭建起了广东省的古籍修复网络。“原来广东省内一些基层图书馆古籍有了问题,第一时间就想送来我们这里修;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现在他们在自己‘家’里就能进行基本的修复了。”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副馆长、广东省古籍保护中心副主任倪俊明巧妙地打了个比方:“这就好比现在的基层医院建好了,像感冒发烧这样的小病就不用来省城看了。”中图47万册古籍逾七成待修复倪俊明口中所说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指的是2013年7月启动的“广东省基层图书馆古籍修复能力提升计划”,计划用4年时间,通过广东省古籍保护中心组织的专业培训和现场指导,建立一支以基层图书馆为主体的古籍修复专业人才队伍,并在广东省建立约20家专业古籍修复室。当时,这还是广东省古籍保护中心在全国图书馆中率先启动此项行动。

作为一家图书馆,自身具备了一定的古籍修复能力,为什么还要花力气去提升全省基层图书馆的古籍修复能力?

“那个时候,除了我们和中大,其他地方很少具备古籍的修复能力,所以下面基层图书馆但凡有一些古籍破损,就一箱箱的送来我们这里修。”可当时的中图特藏部修复组是什么状态?中图馆藏的47万册古籍中,超过七成即逾33万册古籍有不同程度残破,亟待修复。而当时,中图特藏部修复组只有9名成员,平均每人要负责3.6万册,按近年来平均每人每月完成3本的修复量,要修完这些古籍需要700年以上。

“我们就开始想,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作为一名与书籍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读书人,倪俊明深知古籍的重要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最主要的载体就是古籍。一本古籍,它本身通常具备了文献、文物、艺术等多重价值。以前因为许多基层图书馆古籍存藏环境不规范,温湿度、防虫、防尘、防晒这些方面没有做好,古籍破损会特别厉害。有些单位古籍破损率达到80%,这批东西是不可再生的。损毁一件,就少一件,作为图书馆,我们有这个职责,把馆藏文献保管好,留给我们的后代。”2007年,国务院颁布《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加强古籍保护工作的意见》。2008年,广东省人民政府也颁布了《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做好全省古籍保护工作的通知》,强调“各古籍收藏单位要建立古籍修复档案,借鉴国内外先进的修复技术和经验,按照有关技术标准和规范,有计划地对破损古籍进行修复。”新时期政府对图书馆的古籍保护工作提出了新的要求,最终促成了“修复能力提升计划”的正式推出。


基层图书馆古籍破损比例过半根据普查统计,广东全省收藏古籍约140万册,其中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中山大学图书馆、华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和暨南大学图书馆四家国家级古籍重点保护单位共藏有约100万册;基层图书馆共约藏有古籍40万册,其中不乏珍贵善本。据统计,来自基层图书馆入选第一至第五批《国家珍贵古籍名录》有22种,入选第一至第二批《广东省珍贵古籍名录》的有398种。

“但由于主客观的原因,基层图书馆存藏的古籍存在比较严重的破损情况。首先,广东地处亚热带,常年高温高湿,为书虫和霉菌等提供了良好的滋生环境。”倪俊明说,计划开始推出之时,广东基层图书馆的古籍保存情况并不十分理想。因为历史原因,基层一些图书馆的存藏环境也不够标准。长期缺乏恒温恒湿的古籍库房、规范的古籍装具和专业的防虫措施。在与基础图书馆的接触中,他们还发现,仅极少数图书馆古籍库房安装了温湿度控制设备,其他许多图书馆连基本的空调设备都没有,处于非常原始的存藏状况。

“根据我们对全省16家基层图书馆古籍破损情况的初步调查,各馆破损比例都占馆藏量的一半以上,严重的甚至高达8至9成,古籍保护形势不容乐观。”全程参与了提升计划的特藏部修复组吴老师如此表示。

怎么办?“我们面向全省基层图书馆接受报名,只要你的古籍藏量达到一定标准,有一定的硬件场地,能至少派一个专职人员,我们就可以吸纳这家图书馆进入提升计划。”倪俊明说,按照最初的设想,他们打算以每年建立4至5家修复室的速度,在全省建立16至20家专业古籍文献修复室,“以基层图书馆古籍修复室为辐射点,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将不再是一个孤零零点,而是真正形成一个网络,带动周边其他市县图书馆的古籍保护工作。”(尹来、程小妹、苗苗)



登录我的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