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与图书馆的千年之恋

发布时间:2018-04-28

从1996年开始,每年的4月23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为“世界读书日”。今天,正好是第23个世界读书日,让我们走进欧洲那些古老的图书馆,看看他们前世今生。

随着造纸术和印刷术的发展,那些曾经需要手工誊写、普通人难得一见的书籍,如今已在欧洲成为大众商品甚至是免费的公共服务,都已经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

在互联网时代,欧洲各国图书馆相继开通电子书借阅服务,不过对于热爱阅读的人们,纸质图书依然散发着独特魅力。

欧洲图书馆的前世今生

从公元760年开始,圣加仑修道院的修道士们就开始用羊皮纸抄写经文,以便诵读、保存和流传,到9世纪晚期积累了300册藏书。如今,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已有藏书17万册。这里作为公共图书馆对外开放,公众可借阅1900年以后出版的书籍。

在欧洲大陆最北端,芬兰国家图书馆从380年前的20本藏书发展到如今尽收全芬所有文字读物。馆舍几经翻修,所属权几经易手,现在对公众开放,不收取任何费用。

在荷兰,公共图书馆协会覆盖全国160多家各类公共图书馆,全国四分之一人口是协会固定会员。人们可随意进入这些图书馆,选书读、选CD听、选电影看,无需出示证件,也不用付费。办张卡,缴二三十欧元年费,就可以把图书和音像制品借回家。

除了不断扩大的馆藏图书和馆舍,欧洲很多国家还设有“流动图书馆”。在人烟稀少的地方,在新建的社区中,在无力自建图书馆的中小学,一辆装满图书的改装巴士就可以满足人们的阅读需求。可以说,只要是有人住的地方,就提供图书馆服务。

迎接互联网时代挑战

进入网络时代,人们获得知识的渠道无限拓宽,传统图书馆开始思考新的定位。开辟电子书借阅服务成为迎合时代需求的首选方式。

3年前,荷兰公共图书馆协会增加了电子书借阅服务。登陆在线图书馆,开设账号,缴年费42欧元,就可从两万多本电子书中挑选借阅。电子书会下载到读者选定的电子设备上,借阅到期后自动消失。

海牙中心图书馆负责人扬·赖恩德斯告诉记者:“电子书符合年青一代的生活方式。我们要想办法保持图书馆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仅是现在的青年,还有那些现在只是小孩子的未来青年。”

截至2017年年末,荷兰在线公共图书馆已有注册用户44万,比上一年增加28%;2017年有48%的读者借阅过电子书,平均每月出借电子书26.7万本。

电子技术和互联网得以让古典书籍更长久地保存、让经典内容更广泛地流传。瑞士圣加仑修道院图书馆长科尔内尔·多拉说,他们从2005年开始对部分羊皮手抄卷进行数字化处理,如今全球各地的人们可以登录该馆网站,窥探书籍历史,体验古书魅力。

除为读者提供足不出户借阅电子书的便利,图书馆也在想方设法吸引人们亲往。芬兰2017年修订图书馆法,所有公共图书馆禁止向公众收费。在首都赫尔辛基,图书馆翻修从未停止过。让图书馆拥有最优越的地理位置、最漂亮的建筑设计、最舒适的驻足空间成为人们的共识。

芬兰赫尔辛基市政府图书馆事务主任图拉·哈维斯托告诉记者,互联网上有营养也有垃圾,为顺应时代发展,图书馆还增添了帮助老年人学习上网、指导年轻人辨别网络欺诈等服务。

让阅读图书回归生活

随着娱乐方式日趋多样,人们翻开一本好书、静心阅读、纯粹思考的机会已越来越少。不少欧洲国家政府为此组织了各类活动,以期重新唤醒人们对阅读的认识。

2012年9月8日,波兰时任总统科莫罗夫斯基发起全民阅读日活动。他组织各地群众阅读波兰民族诗人亚当·米茨凯维奇的长诗《塔杜施先生》,并现身公园带头朗读其中部分段落。此后每逢全民阅读日,波兰总统都会带头朗诵波兰作家的经典作品。

如今,阅读日活动的规模和范围越来越大,从2012年在波兰数十处地点举行发展到2017年在国内2000多处、国外63处地点朗读波兰文学作品。波兰卢布林天主教大学文化哲学系主任彼得·亚罗辛斯基说,阅读名著可以唤醒群众对有影响力的文字作品的关注,改变低俗的阅读方式。

令分析人士意外的是,在电子阅读逐渐普及的今天,纸质书仍然散发着特有的魅力。

海牙图书馆读者埃尔温·哈尔德曼告诉记者,很多人不仅眷恋纸质书的感觉,也爱图书馆特有的氛围,喜欢图书馆举办的各种活动。

哈维斯托认为,从芬兰公共图书馆借阅情况来看,电子书并没有跑赢纸质书,原因是并非所有高质量书籍都有电子版,而且人们似乎更喜欢手捧书本的感觉。有研究表明,电子阅读某种程度上剥夺了人们对书籍、报刊中信息的形象记忆。而且,包括儿童读物在内的大量书籍,很难用电子阅读来取代。

“欧洲是文字的大陆,没有文字阅读,就没有今天的高度文明。”哈维斯托说。


登录我的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