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S”,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请求帮助

发布时间:2017-03-10

俄罗斯国立图书馆是欧洲第一大图书馆,藏书量仅次于美国国会图书馆,位居世界第二。

俄罗斯国立图书馆现有馆藏文献4550万册,其中流通文献4420万册,包括外文文献1280万册,交流文献130万册。新入藏文献229.55万册,物质载体文献42.95万册,电子载体文献186.6万册。电子图书馆馆藏文献99.46万册,其中学位论文83.09万册。还有虚拟阅览室595个,电子目录790万条,利用者5.92万人,新增读者5.65万人,数据库虚拟阅览室新增读者2700人。图书馆访问者1110万人次,阅览室读者、大众文化活动参加者和图书馆参观者94.57万人次,网络读者1013万人次。图书目录检索与咨询86.34万次,其中网络咨询8.19万次。内部交流资料借阅700万册,馆内读者借阅380万册,文献传递320万册。平均一天新注册读者200人,访问阅览室和参加图书馆举办的各项活动3300人,利用图书馆网络2.75万人,借阅馆藏文献5.04万册,新入藏文献8000册。

成绩可喜可贺,但今后如何发展呢?俄罗斯国立图书馆需要广纳社会意见和建议,需要俄罗斯科学院专家的指点和帮助。为此,俄罗斯国立图书馆管理者邀请专家召开座谈会,希望专家为图书馆建设和管理献计献策。

图书馆全体员工联名给国家文化部部长写了一封长信,如实地汇报了图书馆的现状,坦诚地述说了他们心中潜藏的危机感,负责任地提出了多项意见,激情满怀地畅谈了美好的未来。各位专家阅读后,为之感动,在集体签名后面也留下了自己的名字。480位署名者中有图书馆员工,有科学院院士、高等院校的青年学者。这封信代表了众人的心声,承载了众人的期望。

俄罗斯国立图书馆如何实现最优化建设和管理?这是图书馆全体员工最关心的问题,也是图书馆领导向专家咨询的重要问题。

俄罗斯国立图书馆作为国家级重要图书馆,当前面临着人才大量流失问题,有专业技术的干部不堪图书馆收入,另谋他处求高薪。新世纪什么最重要?人才最重要,可图书馆留不住人才,没有最优秀的人才,何谈最优化建设、最优化管理。因为没有了最优秀的人才,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这座科学知识大本营不由自主地萎缩、退步,种种现象已经显现出来:许多业务部门接二连三地关闭,科研所《信息文化》部、科研处《图书阅览》部、手稿部、图书馆研究中心、图书出版部等部门该合并的合并,该撤销的撤销。然而,恰恰是这些部门确立了图书馆的科研中心地位。学者们动容了,俄罗斯国立图书馆眼下发生的这些变化极有可能动摇,甚至改变俄罗斯国立图书馆是俄罗斯,乃至世界文化机构、知识宝库的地位,危机蠢蠢而动,绝非危言耸听。

图书馆管理者和专家的对话从阐述具体问题开始:电子书目不够全面,一是只记录了馆藏部分图书,二是书目著录内容揭示得不够详细,部分记录符号不够准确;从事科研活动必读的出版物多数无法共享;“第三阅读空间”的优质馆藏图书破损严重。在电子图书以势不可挡的力量冲击纸质图书,在电子图书是否可以取代纸质图书的问题讨论得轰轰烈烈的今天,专家依然坚持,而且坚决要求俄罗斯国立图书馆保留全部卡片目录,图书馆不可以没有卡片,卡片是不可替代的科学检索依据和工具。专家强调了专业部门存在的意义——保障藏书质量、保障馆藏图书能够满足科研工作的需要,希望俄罗斯国立图书馆管理者尽自己所能,最大限度地保留原有的专业部门,挽留图书馆专业干部,加强图书馆队伍建设。人才才是图书馆信誉、威望的保障,唯有人才才能保障俄罗斯国立图书馆在图书馆学、图书学和图书目录学等方面处于俄罗斯和世界科学研究的领先地位。

图书馆暴露出的问题,多数和馆藏面积严重不足有直接关系。图书馆需要建设新馆舍,这一点为众人所认同。专家竭力反对在莫斯科偏远地区和生态环境较差的地区建设俄罗斯国立图书馆新大楼,这一点,图书馆管理者表示赞同,并表示:像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这样的国家级重要图书馆在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中心应该获得与其地位相匹配的土地资源。

座谈会上,大家一致决定成立图书馆公共委员会。科研、文化、教育等各界知名活动家,俄罗斯国立图书馆忠实读者、青年学者和把图书馆视为储备知识、有助于个人成长的社会大学的大学生是公共委员会的成员。专家提出图书馆应和科学院、高等院校广泛联合,相互交流、相互影响、相互促进。在他们看来,俄罗斯国立图书馆是国家数字图书馆的管理者,科学院应该全面参与国家数字图书馆信息建设,帮助国立图书馆对国家数字图书馆建设的学科内容、发展战略作决策。俄罗斯知名专家在国家数字图书馆出版物选择方面应该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即便是科学院出版的数字出版物,没有专家认可,也未必能够入藏到国家数字图书馆。此外,科学院所属的各所高校还要和俄罗斯国立图书馆、图书馆员工合作,共同完成文献描述、系统研究、手稿部藏书和独一无二的珍本研究及数字化加工等项目,这里包括境外的图书、报纸、期刊等文献收藏与加工,依托专业部门共同举办专业学术会议。

俄罗斯国立图书馆建设和管理引入了研究元素,专家参与、与高等院校合作,这是否是公共图书馆建设和管理的最优化模式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现场座谈又衍生出新的问题:俄罗斯国立图书馆是否应该集中力量,或与时俱进,在图书馆营建“舒适”的大环境,或将独有的藏书、藏书展览、专业部门,如手稿部、乐谱—音乐部、地图部、小型博物馆建设成为图书馆自身特有的小环境?图书馆是应该成为“公共服务”的休闲娱乐场所,还是应该成为满足“专业知识需要”的学习基地、科研、培训中心,方便有发展目标和创造潜能的人们在图书馆获得全面、综合性的知识?讨论还在继续……为了实现最优化建设和管理,面向专家、面向社会,“SOS”,俄罗斯国立图书馆请求帮助。

首都图书馆

2017年3月10日

登录我的图书馆